呢喃燕语

2009年09月20日

中国人的生活压力到底有多大?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 YaYa @ 19:42

和老弟聊了很久,最近他心情很不好。安慰他开导他的同时,我们扯到了很多现实社会的残酷面。我不禁想到,一个普通中国人的生活压力到底有多大?先说择偶条件吧,条件好一点的么是不是就得有房有车,才能有资格谈婚论嫁?条件一般的么是不是东借西凑得把小套的房子搞一套再说?问题就是,按照中国的房价水平,工薪阶层工作一辈子能负担得了吗?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这样高的价格还是有人买呢?钱都怎么凑出来的呀?难道真是走进了“青春献给了房子,中年献给了孩子”的魔咒,而到了老年了就又成了下一辈人的负担,社会确实循环起来了,却是在沉重的压力下。

我们谈论到,在中国的大环境中,爱情早已经变得不纯粹。谈论婚姻时就加入了太多的外在条件,即便是两个人相互喜欢,可以为了在一起吃苦,可是双方家人肯吗?我的观念里也还是不能做到像我老公那样的,只要有爱情,经济基础从不看重,曾经我们因为这个话题争论了很久。我的观点是:我不需要挣大钱,但是婚姻必须要以稳定的收入为前提。而他的观点则是:有情饮水饱,既然是相爱的,那么再没钱也不会影响到感情。他是法国式的浪漫主义,而我在浪漫主义的前提下也保持着现实,中国有句古话:“贫贱夫妻百事哀。”如果一天到晚为了下一顿饭发愁,还谈什么爱情。不过我们谁都说不过谁,就各自保持自己的想法吧,这样也好,他那种不看重钱的心理在我们两个人的相处过程中反而有利。我还替他庆幸不是生在中国,否则他这辈子怎么讨得到老婆,哈哈。我也设想过,如果我生活在中国,是不是就不能这么豁达,是不是也就被世俗的枷锁所套住,是不是要讲究门当户对,经济条件不至于要比我家好很多那是不是也要旗鼓相当。一连串的是不是让我也对自己的潇洒产生疑问,是的,我想我也会变成那样,因为大环境如此。
(全文…)

2009年07月6日

谣言引发动乱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17:36

        早上一起来就看到有关新疆动乱的报道,中午法国新闻里也播了CCTV和优酷上的video画面,北京时间昨天晚上维族人和武警在乌鲁木齐的冲突事件造成140人死亡、800多人受伤,可是事件的具体原因总是有两个版本,中国政府当局称维族暴民先闹事,在市区打、砸、抢,放火烧车,造成重大伤亡;世界维吾尔族代表大会(世维会)发表的声明说5日晚上8点展开的示威目的是要求政府对广东韶关维族人遭血腥殴打事件做出交代,政府把和平请愿当作暴力行为,派遣武警镇压,导致血腥事件。两面之词,到底谁真谁假,那就搞不清楚了。

        中新网的报道:公安机关查明,这起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民族分裂分子热比娅为首的“世维会”借广东韶关事件直接煽动、策划、指挥境内制造了这起严重暴力犯罪事件。6月26日,广东省韶关市发生新疆籍员工与当地员工群殴事件。这是一起普通的治安案件,已经进行了妥善处理。事件发生后,“世维会”借此竭力污蔑中国民族宗教政策,煽动借此造势,制造事端;境内一些人别有用心地在网上炒作鼓噪。
(全文…)

2008年12月16日

巴黎受到威胁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15:37

        中午起床还没看新闻,吉吉的twitter消息框跳出来说巴黎春天百货发现5个炸药包,我赶紧去看相关新闻。

        法新社在今天早上8、9点钟收到一封星期一傍晚寄出的署名为“Front Révolutionnaire Afghan”(阿富汗革命前线)的信,声称在巴黎春天百货三楼厕所里被安置了炸弹。他们的意图是要法国武装军队在09年2月底前撤出阿富汗,此次是提前发出警告,法国警察按照具体地点提示,在厕所马桶的水箱内找出了5个爆炸物。虽然这些爆炸物都没有引爆系统装置,但是巴黎着实受到了威胁。如果恐怕分子再采取行动,不会就这么虚晃一枪了吧?塔利班恐怖组织开始对准法国了,今年8月在迪拜已有一段录像公布播出,塔利班一首领已指出如果法军不从阿富汗撤出他们将在巴黎采取行动。我滴妈妈呀,以后我还是少出门闲晃吧。

        目前驻扎在阿富汗的美军有3万多人马,来自其他国家的盟军差不多3万,其中法军派驻了3000多名维和士兵,今年夏天又派驻了萨科齐先前承诺的700名,这批士兵的主要任务是切断塔利班武装力量通往首都喀布尔的战略通道。8月份法军一支队伍遭到塔利班恐怖组织袭击,10名法军阵亡。此次事件后,萨科齐无意撤兵,继续支持在阿富汗的反恐行动。这下好了,塔利班真的在巴黎有行动了,不知道政府会采取怎样的应对方式。

今天早上在巴黎春天百货门前的图片(来源于yahoo.fr news)

2008年05月15日

人命还没政治重要吗???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00:34

胸闷了3天了,时刻在关注着地震的最新情况,盯着一再攀升的死亡人数全身发冷,看到政府拒绝国际救援气愤至极,读着一则则灾区的故事心痛不已。即便在上班,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同事也看了新闻了,可是她不知道是如此严重,我向她描述了大致情况,她也心痛地陪着我流眼泪。我给她看了两张网上找的灾区的图,她难受地看不下去了,转身抹着眼泪。在人命关天的时候,日本、台湾获知灾情后马上准备就绪,希望来参加救助,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拒绝地震救灾经验丰富的精良队伍。是,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军队作出及时又迅速的反应;是,我们的国家已经做到了自己历史上最出色的救灾表现。可是请问,在成千上万个生命在废墟下呼救的时候,难道他们不想要更多的救助队伍吗?难道中国历史上最出色的表现就是世界上最出色的水平吗?军人和武警们英勇救人,可是他们并不是专业的救助队。拒绝国际救助让我想到了76年的唐山大地震,25万人被灾难夺去了生命,他们当中应该有很多人其实可以被救的。这还是当时中国政府给的数据,而国际上统计出来的数据是其2倍多。如果当年接受援助,是不是可以救出更多的生还者。
(全文…)

2008年05月14日

胸闷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01:01

昨天早上一醒来就看到新闻,四川地震了。今天又继续看相关情况,死伤人数不断攀升,已经确认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2000,震中汶川6万人无音信,那个揪心啊。再看到画面,全身发冷,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断瓦残垣下还有数不清的人在求救,能救出来的仅仅是很少的一部分,求救声一声比一声微弱直到消失;冲在前线的子弟兵们冒着生命危险在和时间赛跑,此时的1秒钟就是一个生命;挖开废墟,看到的是一具具小孩子的尸体……所有的这些这些,都让我心在痛。

中国的2008,从入年就那么不顺,一场雪灾、藏独捣乱、奥运圣火传递艰辛、火车相撞、手足口病、地震,奥运年本应是红红火火的开心年,怎么就是个多事之秋?地震的抢救工作已经够难了,竟然还下起暴雨,第一支进入震中汶川的抢救部队200人花了整整21小时。废墟下的生还者们,我们在为你们祈福,一定要挺住。已去的生命,愿在天堂安息。

生命是如此脆弱,根本预料不到下一秒。活着的人,珍惜眼前的每一秒。

2008年04月19日

抵制前请听听来自各方的声音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02:46

    老公问我:“为什么火炬传送在英国、法国、美国,甚至在印度,都被ZD声声淹没,为什么中国人就只抵制法国?”这个问题我也想过,首先想到的是爱之深责之切。中法关系一直交好,中国人也根本没预料到会在巴黎听到反对声吧。再者,这一浪来得始料未及,火气还没理顺过来,注意力也就没办法移开,甚至连其他的声音都听不到了。金晶被定位为天使了,在她等候火炬来到时被ZD攻击了。法国警察被中国人唾弃了,只吃饭不做事了。可是在伦敦的ZD不是更猖狂,还是在咱“大内侍卫”的眼皮底下公然夺取火炬呢,那中国的大内侍卫就是吃饭又做事了?英国警察也是吃饭且做事了?想不通。于是我想到了,中国的媒体起作用了,在乎于咱西西踢威如何抓镜头了。在印度的传送法国媒体报的还是乱哄哄,中国媒体报的是圆满完成,你说该信谁,要我说,谁都没在说真话,一个过度了,一个减轻了。
(全文…)

2008年04月17日

别把政治嫁给奥运!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02:41

    那天XIN说,想来我博客看看有关奥运圣火在巴黎传送的事,每有什么新闻都能在我这看点信息。这次是扑空了,我是很想写点东西的,但是不知道如何下笔,心情复杂又亢奋地只会激动不会写东西了。奥运火炬从伦敦、巴黎屈辱地走过,看得人心直冒火,在圣弗朗西斯科若不是临时改变路线虚晃了一枪也难逃ZD的攻击。一方是西方媒体的狂轰滥炸,一方是中国政府对新闻的封锁。所以我也会想,为何我们的政府总是采取封锁新闻的做法,透明化很多时候反而会让真实明朗化,准许其他国家采访报道可能也不是坏事,世界上那么多国家不可能全都歪曲事实的。明眼人自会从不同渠道不同的报道中看清。
(全文…)

2008年03月21日

世界很乱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23:59

    先是西藏事件新闻里播不停,西方国家巴不得瓦解了中国,烦都快被烦死了,还因此更让他们反对北京奥运会多了个理由。《Guignols de l’info 》几乎每晚都在拿这次暴动事件作文章。中国驻法使馆还被藏独分子烧了国旗换上了西藏的,就在国家有动荡的时候,在法的留学生又出事了。
(全文…)

2008年02月25日

总统骂街

类归于: 漫话法国,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23:59

[kml_flashembed movie="http://youtube.com/v/axDyUNWyuw8" width="425" height="350" wmode="transparent" /]
    法国这个总统真是爱闹,自上台后新闻不断,他爱离就离爱结就结的婚姻家庭琐事就算是他私事,公众可以理解外,那上周末在农业展上发生的泼辣骂街可就要让人唾弃了。
(全文…)

2008年02月1日

迎战暴风雪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22:23

    杭州没去成,愁死我了。还没起床老妈就打来电话,说外面都是雪,估计去杭州的车也停了。我起床后走到阳台,白茫茫一片,远处看去还雾气腾腾的。我又跑到露天阳台上去,抓起一把雪,确切来讲是冰,雪已经被冻得结实成了冰。鱼池也被冻了一层冰。
(全文…)

2008年01月14日

美国编剧协会大罢工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23:59

    望穿秋水才等来《Desperate Housewives》一集更新,太佩服自己的耐心了,从第一季开始就一个星期看一集更新,持续到了第四季的第9集,在这集末尾还有字样打出:期望编剧协会罢工早日结束。现在第10集磨蹭了那么久出来了,接下来的11、12就不知要等到何时了。

07年11月5日美国编剧协会就开始罢工,刚看到这则新闻时没太在意,后来才知道原来这编剧协会“掌那么大的权”。几乎所有正热映的美剧都是他们在编写故事,甚至是热门的脱口秀节目台词也都是由他们事先设计好的(这么看来,脱口秀节目也没啥好看的,都没现场的随机应变了嘛)。最最重要的是,我爱看的 《Desperate Housewives》也因此拖滞了,预计完成的23集只完成了10集。
(全文…)

2007年11月27日

美丽城中的黑暗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23:59

    法国TF1电视台有一档叫《Le Droit de Savoir》的节目,以记录片的形式向观众讲述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一般一个月出一期主题。今晚的主题是《J’ai infiltré le milieu asiatique》,字面直译意思是“我深入到亚洲内部”,看题目也就知道了讲的是亚洲人的世界,那么在法国占亚洲人居多的中国人肯定是这记录片的主角。
(全文…)

2007年08月5日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YaYa @ 23:59

      Châtelet地铁站,正当我刷卡过站时,看到旁边一入口有个男人正贴着前面一个女孩子,我以为他是想逃票,常有人紧随别人跟过站去。可是我再定睛一看,他手正试图拉开女孩的双肩背包拉链。此刻他发现了我清楚地看到了那一幕,他也回看过来。我们四目相望,他吊头走掉了。我一紧张,怕他尾随,抓紧自己的包包,快步朝地铁站台走去。

      这是我第二次目击小偷作案,第一次是在宁波,就在乐购前的一条正在修的路上,一个小孩子跟着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从我身边走过,那小孩几乎整个人都吊在包上了,那俩女孩都没反映。我匆忙走过去对她们说看好自己的包,小偷小孩跑掉了。回到学校后和思佳她们说起这件事,她们说我太大胆,大街上小偷都是明目张胆地偷,看到的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去提醒被偷的人反而要被小偷集团报复的,他们都是有同伙的。
(全文…)

2007年06月9日

奇迹生还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20:02

      昨天晚上电视新闻里报道了在中国浙江发生的事,在安吉的公路上,一辆快速行驶的大客车跟一位骑自行车横穿马路的人相撞,客车连人带自行车滑行了6、70米调转180度甩到另一个车道上,奇迹就在此时发声了,被撞的人从车底下爬了出来。那画面真是惊险,刚好被电子眼拍了下来,犹如电影特技。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安然无恙,此人是命不该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中国的交通安全问题真是太严重了!!

我在Youtube上搜索了一下,还真已经有这个video了,大家看看这个奇迹。
[kml_flashembed movie="http://www.youtube.com/v/i6vW4MXbdQk" width="425" height="350" wmode="transparent" /]

2007年05月29日

私人换汇新制度

类归于: 社会纵横 — 标签: — YaYa @ 11:07

      以前每次换外币都大费周章地跑去杭州找黄牛,银行里换的钱实在是少得可怜,只能换个零头而已,大笔头的跟黄牛换好了,再从银行里现金取出来。每次钱一到手心就“咚咚咚”跳,万一被人抢了可咋办啊。然后回法国时老妈总在我的抹胸上缝个大口袋,然后把欧元现钞都贴身放好。这个“技术”总让我的cup升好几级。

      这次回国还是要换笔欧元带到法国,而且数目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是爸妈给我买房子用的,更加愁要怎么换出来。爸妈都已经给我想好了,杭州至少要跑两三趟,分批带回来。中午爸妈回来吃饭,老妈喊我下楼,说有好消息。他们今天去中国银行办事,得知从今年2月1日开始私人换汇制度放宽松了,凭身份证就可以换得等值于5万美金的外币,而且一次性汇到国外的数额限制也放宽到5万美金的数额。金额超5万美金也没关系,家人朋友身份证用用不就全换出来了。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经后我们就不用为了换汇的事情发愁了。

      手续很简单,中午爸妈载我去中国银行。小地方就是好办事,银行几个管事的人我爸都熟,进门去就有人招待我们帮我填好了所有的申请表格。换汇是不用手续费的,我选择了电汇到我法国的银行帐户,电汇的手续费又很便宜,有上限的,也就3、400块人民币。连我们兰溪这样的小地方都有这么方便的操作,相信其他城市的中行换汇也已经如此简便了。

      中国发展了,外汇制度确实也应该放宽松些。况且现在国内炒股那么热门,新的制度也方便了炒B股的人购外汇。

WordPress 所驱动